導彈專家:敵人怕啥發展啥 瞄準強敵死穴打

2015年02月28日    來源:環球網

摘 要:“兩彈一星”工程與我國戰略核力量建設和發展密不可分。導彈核武器是“兩彈一星”工程的成功結晶,用它武裝起來的第二炮兵,也是“兩彈一星”工程的直接參與者。在20世紀6、70年代的國家發展實踐中,它們兩者是一脈相承、關系密切、互動發展的現代科技和軍事實力的卓著代表。

本文以親身參與第二炮兵的創建、發展經歷,謳歌在艱苦條件下的創業精神,旨在為弘揚“兩彈一星”精神,積極借鑒當年“兩彈一星”工程與第二炮兵互動發展的成功經驗與當前歷史時機,切實把握好發展地基反衛、戰略反導的重要性、必要性、緊迫性和堅定性,確保早日形成作戰能力。為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國防安全,盡快建成一支可信、可靠、可使用的更高水平戰略核威懾力量和太空攻防力量,保障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65周年,是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50周年,同時也是國家召開兩彈一星元勛表彰大會15周年。我們共同回顧“兩彈一星”事業的發展歷程,傳承“兩彈一星”精神,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具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我參軍入伍、學習和工作都在第二炮兵,參與了多種型號導彈的飛行試驗和實彈發射任務,同時也見證了第二炮兵的成立、建設和發展經歷,我認為正是有了兩彈一星事業的發展,才有第二炮兵這支戰略核力量的今天。

一、“兩彈一星”工程是第二炮兵成立之根

導彈核武器是“兩彈一星”工程的成功結晶,用它武裝起來的第二炮兵,也是“兩彈一星”工程的直接參與者。在20世紀6、70年代的國家發展實踐中,它們兩者是一脈相承、關系密切、互動發展的現代科技和軍事實力的卓著代表。

(一)“兩彈一星”工程為中國核導彈力量建設提供了手中之箭

互動,泛指相關的幾種或多種要素之間互相影響、互相促進、互為因果的關系和作用。

1956年4月25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講:“我們現在已經比過去強,以后還要比現在強,不但要有更多的飛機和大炮,而且還要有原子彈。在今天的世界上,我們要不受人家欺負,就不能沒有這個東西。”毛澤東這一遠見卓識的指示,為我國開展“兩彈一星”工程研究指明了方向。同年5月,中共中央和國務院作出建立和發展導彈事業的決定;同年10月,我國第一個導彈研究機構“國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院長由突破重重阻力從美國回到祖國的世界著名學者,火箭技術專家錢學森擔任。在他的主持下,中國“噴氣和火箭技術的建立”規劃順利完成;他和全體研制人員,共同參與了近程、中近程、遠程和洲際導彈,以及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的研制工作。1960年11月5日,我國第一枚“東風一號”近程導彈試射成功;1964年6月29日,東風2號導彈研制成功;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1966年10月27日,又成功進行了中近程導彈和原子彈相結合的“兩彈結合”飛行試驗;1967年6月7日,我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1970年4月24日,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高唱著“東方紅”歌曲飛離地球,進入了太空。至此,“兩彈一星”被載入新中國科技史冊,也為戰略導彈部隊提供了手中之箭。

(二)創辦院校,為中國核導彈力量建設培養專業人才

由于導彈核武器是尖端武器,技術含量高。要掌握使用它,使導彈核武器盡早形成戰斗力,必須及早創建導彈專業訓練機構,超前培訓人才。

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高瞻遠矚,于1957年12月9日,決定由軍委炮兵和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共同負責組建炮兵教導大隊。炮兵教導大隊是我國核導彈力量的雛形,是我國第一個地地導彈專業訓練機構,當時它的規模雖然很小,但它為我國核力量建設培養了開創性人才。

為了適應核導彈力量發展的需要,從1959年開始,陸續在西安組建了炮兵技術學院,重點培養導彈工程技術人才;在甘肅武威組建武威炮校,重點培養導彈使用技師。從此,我軍有了第一批專門培養地地導彈專業、指揮和使用人才的院校。

(三)組建導彈部隊,為創建導彈基地奠定了基礎

遵照軍委:“爭取盡快趕上技術先進國家軍隊的裝備水平”的指示精神;“要求建成一支能夠滿足主要作戰方向最低需求的各種類型的特種部隊”。在1959年到1961年間陸續組建了5個近程地地導彈營。其中,于1959年10月在甘肅武威組建誕生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個地地導彈營,1960年3月18日在西安正式成立第二個地地導彈營,1961年3月10日在沈陽軍區組建導彈第三營,1961年3月5日在北京軍區組建導彈第四營,1961年7月1日在濟南軍區組建導彈第五營。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于1964年1月31日,將5個導彈營擴編為5個地地導彈團。至此,我國的導彈部隊已初步形成,它為中國核導彈力量建設準備了種子部隊,為創建導彈基地奠定了基礎。

從1965年起,我國的遠程、洲際導彈研制工作相繼展開,核彈頭的研制也取得突破性進展。隨著我軍建設和核力量發展的需要,導彈部隊需要一個統一指揮機構來統領,這為建立地地戰略導彈部隊新兵種打下了基礎。1966年7月1日,總參謀部根據周恩來總理圈定下達命令,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從此,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裝力量中,誕生了一個新的現代化的高技術兵種。第二炮兵的成立,是我國“兩彈一星”工程和核導彈力量互動發展的必然結果。

二、“兩彈一星”精神是第二炮兵創業之魂

1999年9月18日,時為黨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同志,在表彰為研制兩彈一星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大會上講:兩彈一星事業極大地鼓舞了中國人民的志氣,振奮了中華民族的精神,為增強我國的科技實力,特別是國防實力,奠定我國在國際舞臺上的重要地位,作出了不可磨滅的巨大貢獻。它所體現出的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大力協同、勇于攀登的兩彈一星精神,是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精神和科學精神的活生生的體現,是中國人民在二十世紀,為中華民族創造的新的寶貴精神財富。

電視劇《國家命運》,就是以“兩彈一星”工程為背景,真實地反映了當時以毛澤東為首的黨中央,面對當時嚴峻的國際形勢,面對超級大國的核威脅,為了國家的前途和命運,為了打破超級大國的核壟斷,果斷決定發展我國原子彈、氫彈、導彈和衛星事業。謳歌了以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革命家和以錢學森等為代表的老一代科學家,在那艱苦危機的年代,運籌帷幄、勵精圖治、不計得失、忘我工作,利用十年左右的時間,終于研制成功“兩彈一星”的輝煌業績,使我們深受教育和啟迪。劇情形象生動,感人肺腑,是一部艱苦創業,發人深思的紀實影片和歷史教科書。看后我熱淚盈眶,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因為我曾三次進駐酒泉基地,當我看到那熟悉的場景,倍添感觸,喚起我無限的回憶。

(一)三進酒泉基地射“神箭”

酒泉基地建在廣漠無垠的戈壁灘上,環境條件十分艱苦,生活全靠內地供應。我們執行發射任務的部隊只能住帳篷、搞野炊,糧食、蔬菜都從外地帶來。六月份,酒泉基地晝夜溫差大,白天帳篷內溫度高達40多度,晚上則降到零度左右,真是“早穿皮襖午穿紗,懷抱火爐吃西瓜”。晴天烈日當空,部隊在炎熱的發射場上操作導彈,頭頂烈日曬得直冒汗,大家用水把軍帽浸濕堅持訓練;如果遇到惡劣的天氣,狂風肆虐,沙子卷起打在臉上,眼睛無法睜開。發射訓練中生活條件十分艱苦,但我們沒有人叫苦叫累,大家苦中有樂,累中充滿自豪。每當看到導彈豎立在發射臺上,點火、起飛,像一條巨龍騰空而起,發射成功,心情無比激動,想到導彈兵背負的責任,什么困難都不在話下。

在酒泉基地,我們見到次數較多的科學家是錢學森、任新民,當時他們都已經年過半百,與我們一樣同吃、同住、同工作。在新中國成立初期,他們為了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放棄在國外的優厚待遇,克服重重困難回到祖國的愛國主義情懷;他們在國家極其困難的條件下,不計得失、勵精圖治,親臨現場指揮、技術把關、排憂解難、任勞任怨、忘我工作的高尚精神,值得我們與后人永遠學習并發揚光大。

(二)基地初建做奉獻

導彈作戰基地,是擔負核反擊作戰、戰備建設和戰備訓練等任務的基地,設有指揮機構、導彈部隊、作戰、技術、后勤保障部隊,建有指揮所、導彈發射陣地和各種保障設施。因此,嚴格保密和確保安全非常重要。為了提高生存和核反擊作戰能力,二炮的作戰基地大都建在深山密林。1968年5月1日,我們所在的導彈團正式撥歸第二炮兵某基地,6月份部隊千里機動轉移,進駐到人煙稀少的大山深處,住民房,搭工棚,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燒磚蓋房,自建營區和作戰陣地,樣樣都自己干。為了解決生活問題,我們開荒種地,生產自救;堅持邊安家、邊生產、邊訓練。沒有訓練設備,就土法上馬,自己動手制作模擬器材;沒有訓練教材,就群策群力,組織人員自編教材、自制教具;根據“裝備未到、人才先行”的培訓思想,我們主動選派骨干到科研單位和裝備生產廠家對口學習培訓。我們在艱苦的環境條件下,經受了各種考驗,為第二炮兵作戰陣地建設和武器裝備的發展,為我國的長矛利劍早日形成戰斗力而奉獻了青春和力量。

(三)創建院校奮力干

建設戰略導彈部隊,需要大量干部和專業技術人才。軍委炮兵在進行組建導彈部隊的同時,就把院校的創建擺在優先位置。1959年7月,改建的西安炮兵技術學院(現為第二炮兵工程大學)是我的母校,當時正遇上三年自然災害;武漢第二炮兵指揮學院是1977年12月組建的,它是我后半生工作的單位,地址是原公安軍干部學校,文革期間停辦,營區遭受嚴重破壞。兩所院校初建時雖然時期不同,但都經過了艱苦創業階段,都遇到了缺少人才、缺少教材、缺少器材、困難重重;院校營區破舊,道路泥濘,教具無存,停電停水,不要說教學,就是一般生活都比較困難。但使我感觸最深的是,兩所院校上下充滿了一種奮發向上,時不我待的戰斗豪情。大力發揚艱苦創業精神,齊心協力,頑強拼搏,自己動手,邊教學,邊學習,邊建設。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使院校的教學、學習和生活逐漸走向正規。曾記得我們在繁忙的教學工作之余,還要抽出時間修路、種菜、栽樹、種花,美化整理校園;沒有辦公桌就在床板上備課,沒有電燈就在煤油燈下寫教案;手拿一支粉筆,面向一塊黑板就開始講課。這些艱苦創業畫面,在兩所院校的創建史館內都能看到。

回首往事,尋覓過去,歷歷在目。無論第二炮兵作戰基地建設或是院校建設,都是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艱苦創業而取得的,我把這種精神概括為: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無私奉獻、忘我工作、齊心協力、頑強拼搏的第二炮兵艱苦奮斗精神。這種艱苦奮斗精神源于熱愛黨、熱愛祖國、熱愛人民,它和“兩彈一星”精神是一脈相承的,它是“兩彈一星”精神在二炮部隊建設與發展過程中的具體體現。

三、繼承“兩彈一星”精神,擔當祖國賦予第二炮兵的重任

2012年12月5日,習近平主席講:“二炮是我國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是我國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習主席的重要講話,站在戰略和全局的高度上,突出強調第二炮兵的重要戰略地位和作用,明確提出了戰略導彈部隊的建設發展目標,為第二炮兵長遠發展,拓展新的戰略威懾和實戰能力提供了基本目標遵循。當前,國際形勢的大格局出現了深刻變化,國際安全的不確定因素在增大,新形勢新變化要求第二炮兵的戰略任務需要重新調整發展。

(一)繼續發揮戰略核威懾的基石作用

習近平主席對戰略核力量建設高度重視,他鮮明地指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核威懾這個大背景不會改變,核武器作為殺傷力、破壞力最大的戰略武器和威懾武器,政治武器的基本屬性不會改變,核力量在政治、外交、軍事斗爭中的戰略作用不會改變,核武器的威懾作用是絕對的,是其他武裝力量無法替代的。美俄等大國都在加強核力量建設,“俄羅斯寧肯別的事不辦,勒緊褲腰帶也要把這件事抓住不放”。因此,我們要充分認清核力量的戰略基石作用,始終堅持以核為本不動搖,抓住機遇,加快向小型化、機動化、精確化、多樣化、信息化方向發展,堅定不移地推進戰略核力量建設。

(二)有效發揮制衡強敵的“殺手锏”作用

最近一個時期,強敵加快推行亞太“再平衡”戰略,針對我國的戰略指向非常明顯,“再平衡”主要平衡的就是中國。強敵不斷給我國發展制造麻煩,設置障礙,對我生存安全和發展安全威脅在增大,而且會越來越大,實現“中國夢”最大的威脅來自強敵。制衡強敵是第二炮兵與生俱來,最為核心的使命任務。我們要不斷增強對強敵的非對稱戰略制衡能力,堅持敵人怕什么就發展什么,什么能保衛國家安全就發展什么,重點建好用好打敵本土、打航母、打前沿軍事基地和反衛反導等戰略手段,針對強敵作戰體系和薄弱環節,瞄著強敵的“軟肋”和“死穴”打,努力做到“以能擊不能,制人而不制于人”。只要我們具備對等的戰略手段,可信的實戰能力,既是沒有對等的數量和能力,也足以使強敵有所顧忌,不敢輕啟戰端,更不敢對我發動大規模戰爭。

(三)加快常規導彈戰略化進程,強化有效的戰略懾控周邊的重拳作用

習近平主席強調指出,第二炮兵“要加快常規導彈戰略化進程”,“著眼有效應對不同戰略方向威脅,不同作戰樣式和在多個領域遂行任務的需求,進一步擴大對周邊國家和地區的非對稱作戰優勢”。習主席的重要指示,高度概括了常規導彈多向作戰、多域運用的作戰優勢,明確指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常規導彈戰略力量建設運用之路。

當前,我國周邊特別是海上安全形勢嚴峻復雜,對常規導彈力量建設運用提出了更高要求。加快常規導彈戰略化進程,就是要把常規導彈作為一支新型戰略力量來建設,不斷增強中遠程精確打擊能力,切實擔負戰略任務,拓展戰略領域,提升戰略能力,創新戰略運用,發揮戰略作用,做到對臺作戰有把握,懾控周邊有優勢,海上有事能支援、維護國家權益用得上。

(四)著眼太空攻防力量建設,搶占太空戰略制高點,發揮反衛反導先行作用

當前,超級大國利用本身的技術優勢,正在由核大國向軍事航天大國邁進。因此,我們應該發揚兩彈一星精神,在兩彈一星偉業的基礎上,盡快向軍事航天事業轉型。加緊推進反衛,加快發展反導研究,切實加快發展太空攻防作戰力量,搶占太空戰略制高點,是新時期賦予第二炮兵新的戰略任務。

習主席明確指出,第二炮兵“要加緊推進地基反衛作戰力量建設,確保如期形成作戰能力”,“要立足二炮部隊的自身優勢,加快發展戰略反導能力”。我們要積極借鑒當年“兩彈一星”工程與第二炮兵互動發展的成功經驗與當前歷史時機,切實把握好發展地基反衛、戰略反導的重要性、必要性、緊迫性和堅定性,確保早日形成作戰能力。太空軍事力量早發展主動,晚發展被動,不加緊發展就會錯失戰略機遇。從歷史上看,軍事航天力量與戰略核導彈同根同源,是伴隨著戰略核導彈發展而發展起來的。從發展上看,太空軍事力量關鍵是攻防力量,二炮應是太空攻防力量的主體,太空是二炮作戰能力科學發展的自然延伸。

目前,地基反衛、戰略反導使用的都是二炮導彈平臺,依托洲際導彈還可以發展天對天、天對地打擊武器。因此,我們要加快推進反衛反導力量建設,盡快形成太空實戰能力,積極搶占太空軍事戰略制高點。

過去,第二炮兵建設和發展,離不開“兩彈一星”工程,現在第二炮兵建設與發展,離不開軍事航天工程,而軍事航天工程就是新時期“兩彈一星”工程的延伸和發展,也是第二炮兵向核天一體化發展的基礎和實力。

因此,第二炮兵要緊跟我國軍事航天事業的飛速發展,盡快建成一支可信、可靠、可使用的更高水平戰略核威懾力量和太空攻防力量。堅定不移地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與國防安全,有力支撐大國地位,保障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陕西体彩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