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破譯日軍密碼四大英杰:預知日本偷襲珍珠港

2014年03月14日    來源:全國征兵網

1941年林邁可到達華北抗日根據地,為晉察冀軍區無線電技術高級訓練班學員授課

最近,有一系列抗戰劇上演,其中有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亮點,那就是在關鍵時刻破譯日軍的密碼,從而使我軍轉敗為勝。回讀輝煌的抗戰史冊,你會發現這絕非虛構。其實,這一細節的背后,確實有相當一大批奇才用這種手段屢立戰功。其中不乏外國人,也有八路軍方面和國軍方面的。

林邁可

林邁可出生于英國的一個世代書香門第。1937年他受北平燕京大學聘請,擔任燕大的經濟學導師,并領導創辦牛津大學式的導師制。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揭開了太平洋戰爭的序幕。林邁可帶著妻子和班威廉夫婦駕駛校長的汽車,逃出北平。經地下工作者和游擊隊的護送,到達晉察冀平西根據地。

在平西,受聶榮臻將軍的邀請,林邁可擔任通訊部技術顧問。他給部隊技術員講授無線電工課程,由于沒有教材,很多課程內容不得不從最基本的電學第一定律開始。林邁可的妻子李效黎也在通訊部工作,任英語課教員。他們發現,用中文發報會有許多的麻煩,一個數碼錯了,就會譯成完全不同的另一個字,英語是以字母形式構成的語言,拼錯一個字并不會影響理解原意。于是,他們共同幫助部隊用簡單的英語來傳遞信息。

從1942年到1944年,林邁可一直在晉察冀軍區,從事電臺設備的整修改進和教學工作。在晉察冀的學生中有很多人后來成為新中國電訊界的高級干部、技術專家和骨干。在延安,林邁可一方面為延安的通訊和新聞事業盡力。另一方面,他還主動撰寫稿件報告邊區概況,請經過和離開延安的外國人帶走,或發送給合適的報社、政府機關,或任何對抗日根據地感興趣的人。

林邁可在中國戰斗和生活了8年,他的一兒一女都出生在抗日根據地。他用剛到北平時購買的一架德國造的蔡斯伊康照相機,把自己和平西、晉察冀、延安軍民的抗戰生活拍攝下來,從戰爭年代一直保存至今。

亞德雷

1938年11月,化名為“羅伯特·奧斯本”的“美國密碼之父”亞德雷經香港抵達中國戰時陪都重慶。國民政府授予他少校軍銜,并安排30多名留日學生,組成專職破譯小組。

1939年5月3日和4日,抗戰歷史上悲慘的“五三”、“五四”慘案發生了,其中一個現象引起了亞德雷的注意:國民黨在重慶市區花大力氣部署的防空部隊為什么竟沒有打下幾架敵機?這其中必有玄機。

經過密切跟蹤,亞德雷發現日本間諜發出的新密電中開始混雜一些英文字母。通過重新的排列,他發現電報中開始出現諸如“her(她的)”、“light(光線)”、“grain(糧食)”等具有實際意義的單詞,可是這些單詞從何而來,又有什么意義呢?有一份密碼中出現了“hesaid (他說)”的字眼,這引起亞德雷的注意,因為這樣引起對話的詞組一般出現在小說中。亞德雷推測日本間諜采用了“書籍密電碼”的編制方法,密碼底本是一本英文長篇小說,它的前100頁中必有連續三頁的第一個詞分別是her、light、grain,可上哪去找這本小說呢?

就在此時,國民黨軍統局提供了一個重要線索:有一位駐守在重慶的國民黨某高射炮團的營長,綽號“獨臂大盜”,他有時公然使用附近一個川軍步兵師的無線電臺和他在上海的“朋友”互通密電,他很有可能是一名漢奸。亞德雷把目光放在了“獨臂大盜”身上。

亞德雷和同事徐貞商定周密計劃,到“獨臂大盜”家去拜訪。在拜訪過程中,兩人巧妙周旋,經過一番困難叢生的波折,徐貞終于在“獨臂大盜”的書房中發現一本美國著名女作家賽珍珠的長篇小說《大地》,該書的第17、18、19頁上的第一個詞用筆畫過,它們果然是亞德雷推導出來的那三個英文單詞。

亞德雷回家后,立即尋找到一本《大地》,連夜組織破譯,根據密電看來,“獨臂大盜”是汪偽政府政權安插在重慶的耳目,他與國民政府中的德國籍顧問赫爾·韋納等人組成間諜網,密告日軍轟炸機保持3660米的飛行高度,以避開射程僅達3050米的國民黨軍高射炮的射擊。

密碼的秘密終于告解,“獨臂大盜”等內奸被逮捕槍決。

宋兆宜

我黨在延安時期也有專門的破譯密碼小組,宋兆宜就是其中一位。

宋兆宜同志1921年9月13日生于河北蠡縣一個愛國紳士的富裕家庭。抗大畢業后,宋兆宜被分配到延安軍委二局,在隱蔽戰線整整工作了10年。1940年底,從事對中統密碼破譯工作就剩下宋兆宜一個人,真可謂是“一夫當關”。

二局在六年時間里破譯了無數敵方密碼,截獲了成百上千份情報。毫不夸張地說,國民黨中央調查統計局,即“中統”總部使用的密碼,基本上全部被破解了。

1944年夏,“中統”系統密碼突然出現了改變,幾個重要的密碼破不開,政治情報大大減少,中央也催促迅速解決。于是領導決定,責令宋一個月內完成破解。

在研究過程中,宋兆宜發現幾處可疑的數碼,相隔一定距離就會重復出現,于是萌生出一個念頭,能否用數學中的某個方程式計算出它的規律呢?宋兆宜在中學只學過小代數,其中無此類方程式。他請教了廈門大學畢業的江貞(蘇開宏)。說明來意后,江告知他大代數中有一個“不定方程式”,可以試試解。經領導同意,江貞教他解不定方程式的方法。宋兆宜雖是初中文化,但在實踐中已有提高,只用了半天時間,就基本掌握。他運用此法,結合具體情報,終于破譯成功了。

那個時代全軍沒有立功這個詞,而叫“特等模范”。隱蔽戰線的這一殊榮獎給宋兆宜,確實來之不易。當初評選時雖有不同意見,但經葉劍英參謀長親自報請毛主席,毛主席說:“這個人不簡單,同意,同意。理由之一,他開創了未來用數學原理破譯密度更大的密碼,為破譯工作探索到新的方向。”

池步洲

中統里邊,也有一個密碼破譯奇才,名叫池步洲。他是中國著名的密碼破譯專家,因破獲日軍密碼而獲取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情報。

1908年,池步洲出生在福建省閩清縣一個農家。日本東京大學畢業后,池步洲在中國駐日大使館武官署任職,并娶了出身望族的日本姑娘白濱英子為妻,婚后育有一兒二女,一家人其樂融融。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池步洲回國,經同學介紹,到“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統計科機密二股”(“中央調查統計局”的前身)去做破譯日軍密電碼的工作。

從1941年5月起,日本外務省與其駐檀香山(今美國夏威夷州首府)總領事館之間的密電突然增多,這引起了池步洲的注意。這些情報,主要是珍珠港在泊艦只的艦名、數量、裝備、停泊位置、進出港時間、官兵休假時間等情況。外務省還多次詢問每周中哪一天停泊的艦只數量最多,檀香山總領事回電:“經多次調查觀察,是星期日。”這也是后來日軍選擇12月8日(星期日)偷襲珍珠港的主要依據。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電文中還頻繁報道夏威夷的天氣,說是當地三十年來從來沒有暴風雨,天氣以晴為主。──當時世界各國還沒有“天氣預報”這一學科,因此軍港的天氣如何,也屬于軍事秘密范圍。

1941年12月3日,池步洲截獲了一份由日本外務省致駐日大使野村的特級密電:(一)立即燒毀各種密碼本,只留一種普通密碼本。同時燒毀一切機密文件;(二)盡可能通知有關存款人將存款轉移到中立國家銀行;(三)帝國政府決定按照御前會議決議采取斷然行動。

國民政府將這一情報立即通知給了美國駐重慶使節,至于羅斯福總統接到情報后為什么未采取任何防御措施,一說麻痹大意,一說忍痛犧牲,究竟為什么,只能說是“歷史的偶然”了。

轉自《人民網》

陕西体彩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