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關戰役

2014年03月14日    來源:全國征兵網

平型關戰役發生于1937年9月中旬,是對日抗戰期間太原會戰中的一場戰役,由國民政府第二戰區司令官閻錫山所領導,歷時一個月,屬中等規模戰役。由于沿平綏路西進的侵華日軍占領大同后,分兵兩路向雁門關、平型關一線進攻,企圖進逼太原。為了配合友軍作戰,阻擋日軍的攻勢,八路軍第115師在師長林彪、副師長聶榮臻指揮下,奉命開抵平型關地區集結待機,伏擊日軍輜重隊,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從而高漲了中華人民的反侵略志氣,打擊了日軍的侵略氣焰。

目錄

1戰前形勢

2地理位置

3作戰計劃

4兵力部署

平型關正面

雁門關北側

決戰地帶

機動兵團

5指揮人員

6戰役經過

協同作戰

激戰失守

平型關大捷

團城口反攻戰

鷂子澗激戰

東跑池血戰

茹越口失守

7戰役結果

8戰役意義

1戰前形勢

八路軍第--五師在平型關東北區設伏

1937年初秋,南口前線部隊抗擊著日軍板垣師團的猛攻。與此同時,日軍東條縱隊也同時猛攻張家口。守軍第二十九軍劉汝明部不戰而退,閻錫山的第61軍反攻不力,張家口失守,南口危在旦夕。日軍下一個矛頭所向是第二戰區閻錫山苦心經營的山西。

山西,四面環山,地勢險要,素有“華北屋脊”之稱,在軍事上被兵家稱之為“華北之鎖鑰”。所以日軍欲統治華北,必先圖晉綏;欲圖晉綏,必先爭太原;欲爭太原,必先奪大同或平型關。

閻錫山判斷,日軍為運送部隊、軍火,展開機械化部隊,發揮其優勢,必然把鋒芒指向大同。據此,他部署了大同會戰計劃。然而戰況實際發展是:9月上旬,東條縱隊和偽蒙軍沿平綏線擊破李服膺部防守永嘉堡、天鎮間的國防工事,直抵陽高城下。李部一路逃到桑干河以南,日軍于9月攻占大同,而敵軍主力板垣師團指向平型關,意圖抄雁門關后路,然后夾擊太原。

至此,閻錫山部署的大同會戰計劃流產。雁門關一帶兵力雖多而無用,而平型關一帶則兵力空虛,危如累卵。閻錫山被迫立即著手部署平型關戰役。

2地理位置

平型關

平型關位于山西省東北部,是晉東北的一個咽喉要道,兩側峰巒迭起,陡峭險峻,左側有東跑池、老爺廟等制高點,右側是白崖臺等山嶺。在關前,是一條由西南向東北延伸的狹窄溝道,是伏擊殲敵的理想地。[1-2]

3作戰計劃

平型關戰役部署圖

1937年8月28日,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表示抗戰決心,把行營(前線總指揮部)設于雁門關下的嶺口村一所窯洞,并同行營人員及周恩來會商,制定了《第二戰區平型關戰役計劃》。其“作戰方針”為:“本軍以利用山地殲滅敵人之目的,以主力配置于天鎮、陽高、廣靈、靈丘、平型關各地區,以一部控制大同、渾源、應縣附近,以策應各方面之戰斗,相機轉移攻勢。”[3]

4兵力部署

平型關正面

平型關戰斗中八路軍向日軍猛烈射擊

由第六集團軍總司令楊愛源在大營前指揮孫楚的第33軍和高桂滋的第17軍及第73師(73師是孫楚指揮的,布防區域與17軍連接),布防于平型關、團城口南北線上,右起五臺山東北,排列獨立旅3旅、73師、獨立旅8旅于平型關正面;北面團城口內并列17軍的84師和21師各就已設陣地,掩護雁北各部撤入雁門山、恒山以內,先憑險阻擊并消耗敵人,再主動向南轉移,分從大營、沙河隱入五臺山,為南機動兵,待機出擊。[4]

雁門關北側

八路軍第--五師與日軍展開肉搏戰

主戰場的北側依恒山、雁門山為屏障,除置劉茂恩第15軍于恒山外,以34軍第101師和梁鑒堂旅分守北婁口、茹越口間的已設陣地。重點于繁峙北的茹越口,從太原來的姜玉貞旅到繁峙以北地區歸入34軍序列。

以王靖國19軍及方克猷旅到附屬山野炮各一團右連接34軍扼守五斗山、馬蘭口、虎峪口至雁門關、陽方口間的已設陣地,保持重點于代縣、雁門關間。姜玉貞之獨立旅先控制陽明堡,對雁門關重點策應。[4]

決戰地帶

平型關戰斗群眾組織架隊搶救傷員

沙河及繁峙城間地區為決戰地帶。以劉潭馥200獨立旅附山炮營置于沙河鎮東,占廣大正面,東連孫楚兵團,北連劉茂恩軍,對從平型關方面入侵之敵人以逐次抵抗方式誘至繁峙,使之膠著于繁峙城東的主決戰陣地前。以第一、二預備軍各附一個山炮營于繁峙城的南北線上,以五臺山的北臺頂、繁峙城垣、恒山頂為支撐點,構成對平型關方面入侵之敵的堅強抵抗陣地。第一預備軍在南,保持重點于五臺山北麓;第二預備軍在北,保持重點在繁峙城,吸引敵人使之膠著于主陣地前,以利于南北機動兵團鉗擊。[4]

機動兵團

平型關大捷八路軍戰士凱旋而歸

傅作義指揮31軍、15軍為北機動兵團,從繁峙展開,孫楚指揮以17軍為主力的南機動兵團,從團城口一帶出擊,以孟憲吉旅及73師抄襲平型關,斷敵后方。

閻錫山把這個部署自詡為“口袋陣”。他特別重視口袋底陣地,親召陳長捷、郭宗汾兩軍長到嶺口行營,面授要領,并命令他們同到繁峙、沙河間周密勘察主陣地,同時派高參到平型關、團城口、恒山等處,向孫楚、劉茂恩、高桂滋等傳達指示,又把屢違節制、不肯力戰的原61軍軍長李服膺拘押起來,以肅號令。[3-4]

5指揮人員

平型關戰斗繳日軍大批輜重武器

總指揮:第六集團軍總司令楊愛源(前期),第七集團軍總司令傅作義(后期)。

第33軍:軍長孫楚(前期實際總指揮),下轄73師,師長劉奉濱;獨立旅3旅,旅長章拯宇;獨立旅1旅,旅長孟憲吉。

第15軍:軍長劉茂恩,轄64師,師長吳庭麟;65師,劉茂恩兼。

第17軍:軍長高桂滋,轄21師,師長李仙洲;84師,高桂滋兼。

第35軍:軍長傅作義,轄211旅,旅長孫嵐峰;218旅,旅長董其武。

第61軍:軍長陳長捷,轄208旅,旅長呂瑞英;217旅,旅長梁春溥;新編第4旅,旅長于鎮河。

第2軍:軍長郭宗汾,轄71師,師長郭宗汾;202旅,旅長陳光斗;214旅,旅長趙晉;新編獨立1旅,旅長陳慶華。

第34軍:軍長楊澄源,轄196旅,旅長姜玉貞;203旅,旅長梁鑒堂(此兩旅包括旅長在內幾乎全部犧牲)。

第19軍:軍長王靖國,以三個旅兵力守代縣,外加炮兵團附歸19軍序列,騎兵軍以三個騎兵師置于集寧一帶。

第8軍:115師,師長林彪;120師,師長賀龍。分別于平型關、忻口、原平一帶展開。另有劉汝明軍駐蔚縣一帶。[3-4]

6戰役經過

協同作戰

平型關大捷

為了協調各部隊行動,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以及副長官朱德、黃紹、衛立煌、周恩來、彭德懷等多次會商作戰計劃。周恩來、彭德懷和閻錫山在嶺口村傍山坡一個窯洞里進行長時間會談。周恩來分析形勢,指出雖然敵人強大,但只要動員全民,團結奮斗,就可削弱敵人,壯大自己,最后打敗日軍。閻錫山要求周恩來協助制訂第二戰區作戰計劃。

周恩來洞察時局,成竹在胸,只用一天時間就擬定了計劃。閻錫山驚佩不已,連嘆:“寫得這樣快,這樣好,如能這樣打,中國必勝。”

1937年9月11日,日軍犯廣靈。孫楚的73師被迫退至平型關南翼,閻錫山急調孟憲吉旅搶守平型關。孟旅于19日趕至平型關,與進攻之日軍激戰兩晝夜,日軍攻勢頓挫,專攻團城口。八路軍115師于6月20日迅速越過五臺山向靈丘急進,22日從平型關南翼潛出,隱伏于靈丘以南的太白山區,24日在平型關東20里的東河南公路兩側地區部署對敵后的抄擊。115師派到大營同孫楚聯絡的高參袁曉軒把115師進入敵后的進展情況通知孫楚,希望平型關各方面友軍和八路軍的敵后抄襲適時配合,爭取平型關圍殲敵人的勝利。[4]

激戰失守

閻錫山得知八路軍進展情況后,即派預備軍加強平型關北翼的出擊力量。孫楚為配合115師抄襲敵后,即令郭宗汾的預備第2軍聯系團城口高桂滋指揮的84師出擊。23日夜,敵人曾對東西跑池高地發起猛攻,高桂滋部反攻,傷亡近兩千人,損失慘重。

中國軍隊在臺兒莊進行巷戰

高桂滋認為八路軍配合圍殲板垣師團,實際上是一種虛構的空想,同時也認為孫楚師有意犧牲他們以便晉軍獨占風頭。于是他不顧大局,在9月擅自放棄團城口陣地,讓郭軍貿然出擊。

郭宗汾軍對團城口失守一事一無所知,仍以陳光斗旅附山炮一連向六郎城進擊,擬帶動21師與挺進大、小寒水嶺的115師聯合行動,繞擊敵側后。以第2軍主力沿迷回村和東西兩跑池一線,越過高桂滋84師陣地,攻平型關敵后。

主力縱隊接近迷回村時,便向東西兩跑池村分進。25日拂曉前,郭軍通過澗頭、迷回村前進時,突然遭受來自團城口方面工事里機炮火力猛烈襲擊,郭部大亂,還以為高桂滋部聯絡不當。受到更猛烈的打擊后,才知高部已悄然撤離。團城口、鷂子澗和東西兩跑池一帶陣地都被日軍占領,郭軍主力被壓迫于迷回、澗頭一側。

經連續苦戰,郭軍損失三分之一左右,官兵極度疲憊。幸虧此時115師于平型關敵后的東河南以西地區伏擊敵人獲得大捷,一部挺進于大、小寒水嶺上,使得郭軍被隔于六郎城之旅可以依為掎角,相互牽制鷂子澗敵人的行動,保證了郭軍主力未被全包圍,得于迷回、澗頭間占穩了敵人通往后方公路的側面陣地,鉗制了東西跑池之敵,使之不敢直撲大營。[4]

平型關大捷

9月,115師先頭部隊進抵大營,派出偵察部隊調查平型關地區地理情況和敵情,為平型關殲敵做各種準備

平型關戰斗中八路軍115師指揮所

。23日,林彪、聶榮臻在上寨召集干部會議,作出初步計劃。24日,第二集團軍、第六集團軍送來“平型關出擊計劃”,擬定71師附新編第2師及獨立8旅一部配合115師向平型關以東的日軍出擊。

24日晚,林彪在電話上同孫楚說:“萃崖(孫楚字),我師已達目的地,準備明日拂曉出擊,請你們派部隊協助,先把此股敵人殲滅。”孫楚答:“好極了,我命郭宗汾師長率4個團從平型關左翼出擊。”

林彪師長即命令部隊25日零時出發。戰士們頂著狂風暴雨,涉急湍山洪,在拂曉前到達了指定地區,把全師主力布置在平型關到東河南鎮10余里長的公路南側山地邊緣上。343旅之686團位于白崖臺附近,左側是685團,右側是687團,口袋底是第33軍之獨立8旅,115師第344旅,687團斷敵退路并打援敵,688團作為預備隊。這一部署使得進攻平型關的敵人完全處于包圍圈伏擊之中。八路軍同時又以一部從關溝出發,主動接應郭宗汾的出擊部隊。

此時戰士們只著單軍裝,又破又爛,經半夜冒雨急行軍,被汗雨濕透。晉北9月下旬夜間氣溫已很低(9月19日中秋節,平型關、恒山、雁門關一帶曾降大雪),戰士們又冷又餓,但伏于濕地、山巖上待命,士氣高昂。

25日晨5時半左右,敵第一輛汽車進入伏擊圈,聶榮臻傳令:沉住氣,無命令不許開火。等敵后板垣師團第21旅團千余人及汽車、大車300余輛進入伏擊圈后,115師某團5連連長曾賢生率全連首先向敵沖殺,用手榴彈炸毀敵人最后一輛汽車。敵人退路被截斷,于是拼命沖殺,反復爭奪公路兩側制高點——老爺廟。敵人爭奪失敗,預示著被圍殲的滅頂之災,于是企圖沖破獨8旅陣地逃命。獨8旅把一線配備改為縱深配備,拼死抵抗。

激烈的戰斗持續到27日白天,敵人終未能沖破包圍,敵板垣師團21旅遭殲滅性打擊。因為敵人死不繳械,千余日軍全部被擊斃,中國軍隊傷亡也很嚴重。據阮受賢回憶,115師約有900人傷亡,《抗戰以來的八路軍、新四軍》一書認為:中國軍隊團營干部五人負傷,以下近千人傷亡。第5連百名壯士,凱旋時只剩30多人,連長曾賢生壯烈犧牲。戰斗極為殘酷,獨8旅3個團一個補充營5000多人,損失一個團。

平型關大捷,殲敵1000多人,毀敵汽車100輛,大車200輛,繳獲步槍1000多支,輕重機槍20多挺,戰馬53匹,另有其他大量戰利品。這是中國抗戰開始后取得的第一次大勝利,它粉碎了“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振奮了全國人心,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抗戰熱情。它有力地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遲滯了敵人的進攻,迫使敵人進至渾源和保定的一部分兵力轉移到平型關方向,因而有力支援了平漢鐵路和同蒲鐵路友軍的作戰,使已陷入敵圍的出擊部分郭宗汾部得到支援,免于被殲之險厄。[4]

團城口反攻戰

郭宗汾部被圍后,閻錫山鑒于楊愛源、孫楚缺乏統御各軍的能力(高桂滋擅自棄守團城口,致使郭宗汾部出擊被圍),遂令傅作義進至大營,負責平型關戰役的總指揮,并調陳長捷61軍急援平型關。61軍到達后,以梁春溥旅程繼賢團攻擊澗頭敵人,程團士氣高漲,一氣沖上迷回北山,敵兩次反撲,均被擊退。陳長捷軍呂瑞英旅之劉崇義團攻占西泡池,救出困守的郭軍一部,又攻東跑池。入夜,雙方對峙。

鷂子澗激戰

26

平型關戰斗前,聶榮臻在前線偵察

日,日軍為阻擊陳61軍進攻,從鷂子澗和平型關正面抽兵來援(故團城口反攻戰實有利于26日115師殲日軍500余人的戰斗)。占領迷回北山的程團官兵曾屢次上書請戰,為國殺敵立功。該次一舉攻下迷回北山,連挫敵人反撲之勢,不待旅部主力到來,即如脫弦之箭,一舉占領鷂子澗。

鷂子澗,位于團城口和迷回村之間,是平型關西路屏障,向西南經迷回、澗頭、齊城可達大營、沙河一線,進入山西中北部,構成對繁峙、代縣、忻口的威脅,所以敵人必拼死爭奪此據點。26日,日軍集中優勢火力,在猛烈炮火掩護下,向程部反撲,程團長指揮士兵與敵人肉搏拼殺。由于兵力懸殊,敵人沖入村內,程團無一人后退,和敵人逐院爭奪。敵援軍不斷增加,程團彈盡援絕,全團官兵近千人,包括團長程繼賢全部壯烈犧牲。程團屢立戰功,以未滿千人與超過一個聯隊的強敵拼殺,令敵膽寒,為大部隊殲敵贏得了戰機,程團長英雄事跡可歌可泣。[4]

東跑池血戰

東跑池位于平型關偏東北,為保平型關正面要點,孫楚33軍之獨立8旅在此布防,9月,雙方反復爭奪東跑池,來來回回,形成拉鋸戰。據當時的一營營長回憶:他親眼看到山坡上的敵尸累累。27日,孟憲吉旅長親到陣地督戰,看到一營血戰5晝夜,原有500多人的一營,只剩148人,遂令622團接防。

茹越口失守

中國共產黨在部署對平型關之敵的圍殲決戰,敵東條縱隊乘平型關鏖戰之機,在9月一舉突破恒山、雁門關的接合部茹越口,楊澄源的34軍退入繁峙。為保衛平型關戰場安全,梁鑒堂旅長親率僅有的一營人沖殺,企圖奪回山口,但是兵力太少,梁旅長和大部分官兵犧牲,王靖國又急命方克猷旅長反攻茹越口,方旅長又被敵沖垮。29日,敵占繁峙城,嚴重威脅中國軍隊主戰場側后。9月,閻錫山召集前線將領會議,決定全線撤退。10月2日夜,全線開始撤退,平型關撤退,平型關戰役結束。[5]

7戰役結果

平型

今日平型關

戰歷時一個月作戰計劃全線撤退關之,戰場綿延數百里,中國軍隊投入兵力10多萬人,達11個軍,歷經大小戰斗數十次。據日本軍方顯然縮小了的資料記載,日軍死傷8562人。中國軍隊傷亡尚無確切統計,但大大超過日軍則無疑。該次戰役有作戰計劃、作戰方針,有戰略目標及戰役目標。據此可斷,平型關之戰是一中等規模的戰役,忽視它作為戰役的地位和作用,既不科學,也不公正。

平型關戰役遲滯了日軍進攻,打亂了敵人侵華計劃。戰役中,國共軍隊相互配合,創造了像平型關大捷這樣光輝的戰例。國民黨軍隊出現了像程繼賢團、梁鑒堂旅(茹越口之戰)、姜玉貞旅(平遠之戰)這樣一些可歌可泣的英雄部隊,成為華夏御侮史上的壯麗篇章。

平型關戰役是國共合作、共創民族抗戰偉業在戰役上配合的典范。從閻錫山把指揮部設于嶺口,到與八路軍總政委周恩來、副總司令彭德懷共商作戰計劃;從高桂滋、陳長捷軍在平型關正面布陣迎敵,到115師抓住友軍制敵之機,奇襲板垣師團第21旅團;從團城口程繼賢全團殉國予敵重創,減輕115師壓力,到115師派部隊迎接郭宗汾軍,使之免遭圍殲;從閻錫山接受周恩來建議,建立戰地動員會,到115師吸收友軍陣地戰、阻擊戰經驗,整個戰役過程中無不閃爍著民族團結精神的光輝,體現出在民族團結、共赴國難的旗幟下,相互取長補短、共謀民族大業的胸懷和氣魄,同時也為新形勢下的國共合作積累了經驗。[4-5]

8戰役意義

平型關戰斗要圖

平型關戰役是中國抗戰以來中國軍隊的第一個大勝仗,平型關戰役消滅日軍1000多人,從整個抗日戰爭的歷史看,不是大仗,但它震動全國,意義深遠。

第一,抗戰以來,中國軍隊英勇奮戰,但沒有獲得很好的戰績。其時,南線的淞滬會戰一直處在膠著狀態,中國軍隊傷亡嚴重。保定、石家莊等大城市和平漢、津浦路北段的大片土地迅速淪陷,閻錫山的晉軍也是連續喪師失地。平型關戰斗干凈利索地消滅千馀日軍,是全國抗戰以來中國軍隊的第一個大勝仗。因此,國民黨政府稱:“此為華軍在平綏線之空前勝利。”它給予在侵華以來橫沖直闖的日軍沉重的打擊,尤其因為打擊的是日軍的王牌師團,因此這個打擊就對日軍特別沉重,也就特別有意義。而它更重大的意義,是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抗日斗志,正如時任國民黨第二戰區戰地動員委員會主任委員續范亭所指出的:平型關戰役的特別意義,“在于打破了‘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提高中國人民的士氣。”

第二,平型關戰役對日軍的痛擊,既打破了日軍突破平型關、打擊中國第二戰區部隊,從右翼配合日軍華北主力在平漢路作戰的戰略企圖,又頓挫了日軍向山西腹地深入的進攻勢頭,挫傷了日軍的銳氣,使之再不敢貿然深入,為中國方面部署忻口會戰提供了時機,從而也就有力地支援了中國正面軍隊的抗戰。

第三,八路軍以遠遠不如國民黨軍隊的簡陋裝備,用甚至當時民間武裝都看不起的武器,主動迎戰日軍的主力師團,并且首戰大捷,突出地顯示了八路軍的戰斗力,因此極大地提高了八路軍的威信,提高了中國共產黨的威信。

第四,平型關戰役增進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對抗日戰爭規律的認識。毛澤東根據平型關戰役的經驗,在1937年9月29日進一步提出八路軍的作戰方針:“根本方針是爭取群眾,組織群眾的游擊隊。在這個總方針下,實行有條件的集中作戰。”不久,他把它概括為“獨立自主的游擊戰和運動戰”,從而完善了中國共產黨對領導抗日戰爭的作戰指導思想。[4][6]

第五,這次戰役是抗戰以來第一次大捷,繳獲大批軍用物資。

陕西体彩网-网站